设为首页 | 会员登录
臻品银订购/定制/回购
服务热线:0512-57562868
杰克逊霍尔会议伯南克政策倾向前瞻
作者:网站管理员 来源:聚银轩 日期:2012-8-21 15:38:07 点击:1250 属于:资讯导读

       当今美国的经济形势和经济预期都要好于2010年,虽然通胀可控,但资产负债规模节节攀升,推出QE3的依据并不成立。且担任推升QE预期的三大因素:更差的经济数据、更低的通胀压力以及更严峻的外部形势,目前看来都没有一跃而起的倾向。

一年一度的杰克逊霍尔会议将于本周五召开,两年前的会议上美联储伯南克语出惊人,为QE2打开大门。本次会议伯南克能否对市场期盼已久的QE3“一锤定音”,让我们拭目以待。本文将从美国经济形势,前景预期,通胀走势等多个角度对2010年和2012年两个不同的时间节点进行对比分析,进而研判本次会议上伯南克可能的政策倾向。

简介:

旅游胜地杰克逊霍尔位于美国怀俄明州,每年8月世界各国央行行长将齐聚于此对经济前景和货币政策加以回顾和展望。杰克逊霍尔会议自上世纪70年代末召开以来,已有长达30年的历史。尤其是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后,该会议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成为一个更加国际化的金融货币政策讨论平台,从这里产生的主流货币政策主张,被形象的称之为“杰克逊霍尔共识”。

在该会议进程中,市场将聚焦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主题演讲,伯南克曾在2010年的杰克逊霍尔会议上通过《未来十年宏观经济的挑战》为第二次量化宽松打开了大门,其重要性可见一斑。本文主要通过与2010年演讲内容以及当时经济环境的对比来分析本周五伯老讲话的政策倾向。

经济回顾与预期对比:

2010年全球经济在刚刚经历次贷危机后又迎来欧债危机,虽说通过各大央行的联合救市而使危机暂时趋缓,但经济增长过慢,失业率高企,资金流动性不足,贸易失衡等导致危机爆发的问题仍然存在,并没有看到明显的改善迹象。而且伯南克预计2010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增速将放缓,经济复苏的力度将不及预期。

2012年,美国经济在经历两轮量化宽松和一次扭曲操作后,经济复苏稳步进行,二次探底的可能性接近于零,且欧债危机有趋缓倾向,虽债务国问题频发,但市场并未出现危机爆发初期的崩盘走势,欧元区强势尽显,中期深度恶化的概率不大。

与2010年相比,消费信贷强劲走高两年来未曾放缓过,房地产市场复苏迹象显著,GDP增速虽在2010年第四季度大幅放缓,但与之前相比复苏态势不变,未出现负增长局面,失业率暂维持在8%附近,较2010年的10%已大幅走低。且美联储近期报告显示2012年金融机构贷款的信用风险下降,“受批评贷款”量下降8.1%至2950亿美元,中小企业融资困境已得到明显改善。不过净出口对GDP的贡献未见明显好转,依旧在冰点附近纠结。

从经济形势和数据的对比上不难看出,美国经济2012年较2010年已得到明显改善,只是复苏步伐偏慢,料受外部形势恶化的拖累较为明显,但整体复苏态势不变,且没有二次探底的威胁,美联储即便有再度宽松的倾向,此时间节点亦不适合推出。

资产负债规模对比:

伯南克曾指明推不推量宽不重要,重要的是美联储能否在推出量宽后顺利的退出该政策,因为宽松举措的实施有其两面性,在缓解资金流动性的同时还将引起资产负债规模的大幅扩张,而资产负债规模的走高将降低公众对美联储执行能力的信心,进而导致通胀预期的意外上升,通胀反过来也将遏制经济的增长。

在2010年的杰克逊霍尔会议上伯南克指出不少机构债券已提前偿还,资产负债表的缩小趋势可能比预计来的更快,来的更猛,且称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实际上是收紧了,从规模上看美国资产负债表由2007年6月的8993亿美元上升到2009年12月的22100亿美元,是危机前的两倍多,但到2010年6月其规模为23327万亿美元,并未大幅扩张,因而在资产负债规模可控的前提下推出QE2是可以理解的。再看2012年的数据,截至8月份美国资产负债表规模为28390万亿美元,较2010年增加达5000万亿美元,从数据上看并不支持美联储进一步量宽。

通胀数据对比:

从通胀数据上看,两个时间节点CPI指数年率均低于2%的目标上限,2012年7月CPI年率为1.4%,通胀数据的确为量宽政策提供有效空间,但这只是刺激措施推出的前提而非关键,这也是上周五伯南克为什么向国会议员写信称有提供更多刺激政策空间的主要依据,但这并不表示美联储需即刻推出该政策。

可选择政策工具对比:

2010年伯南克提到了三个可商讨选项,第一种选择就是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购买更多的长期债券,也就是我们常说的QE政策,在当时伯南克对此政策给予了肯定。他认为在当时情况下购买更多的长期债券,可以进一步有效缓解市场的资金状况,当然他也考虑到资产负债规模扩大的问题,但鉴于当时资产负债规模扩张幅度明显放缓,有提出进一步宽松的空间,QE2随之应运而生。但伯南克曾提及只有在经济和金融出现危机的时候,这种购买才可能发挥其最大的功效,相比之下,2012年这次会议在大环境趋于复苏的背景下并不具备此类条件,更不用说资产负债规模节节走高,未有放缓迹象,且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的收益率都已经很低,无论购买哪一种对压低收益率的贡献都将有限,因而此政策在本次会议上料难定音。

第二种选择是通过沟通缓解其金融状况,当时提出了通过调整声明措施向投资者传递联邦基金利率将在超低水平保持一段比市场预期更长时间的信息,这种方式已在今年年初正式实施,当时美联储声明的是将超低利率维持到2014年底,针对此议题的争论这半年来从未停歇过,但截至目前维持2014年底的决策暂无动摇可能。

第三种选择是降低美联储就银行在联邦储备体系的储备所支付的利率,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超额准备金利率(也称LOER率),这一利率从2010年到现在都维持在25个基点,未曾变动过,如若下调该利率,将促使商业银行将现有的流动性投放进实体经济贷款环节或是进入资本市场,以刺激美国经济复苏,但不论是在2010年还是当今市场都一致认为降低该利率收效甚微,且有可能扰乱货币市场,总之弊大于利,所以提出的可能性也很低。

总结:

结合上文可知当今美国的经济形势和经济预期都要好于2010年,虽然通胀可控,但资产负债规模节节攀升,推出QE3的依据并不成立。且担任推升QE预期的三大因素:更差的经济数据、更低的通胀压力以及更严峻的外部形势,目前看来都没有一跃而起的倾向,美国第二季度GDP虽有回落但整体强势不变,就业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稳步复苏,成效显著。外部形势上,欧债危机暂时趋缓,债务国减赤举措稳步进行,欧央行仍有可操作空间。只有通胀压力有所放缓,但近期也因百年大旱而大幅提升。

另外,结合近期相关言论,美联储均维持观望立场不变,虽在7月底的会议纪要上多数委员考虑到二季度数据低迷而支持进一步量宽举措,但8月份整体经济形势再度走强,之前聚集的QE预期已有所消散。而本次会议卡在下周不确定性极高的非农数据公布之前召开,且9月份欧元区将迎来国际三方对希腊的评估报告,德国最高法院对ESM的裁决等重大风险事件,美国总统大选又迫在眉睫,上文提及的三大政策选项条件又都不充分,美联储暂无从下手,所以本次会议预计伯南克难以对货币政策“一锤定音”。

更多

开户申请客服1
开户申请客服1

开户申请客服2
开户申请客服2

代理加盟
代理加盟